张仲景_伤寒论_辨阴阳易差后劳复病脉证并治
2017-10-08 00:51:36   来源:   评论:0 点击:

【原文】伤寒阴阳易之为病,其人身体重,少气,少腹里急,或引阴中拘挛①,热上冲胸,头重不欲举,眼中生花,膝胫拘急者,烧裈散主之。【注

【原文】
伤寒阴阳易之为病,其人身体重,少气,少腹里急,或引阴中拘挛①,热上冲胸,头重不欲举,眼中生花,膝胫拘急者,烧裈散主之。

【注释】
①引阴中拘挛:牵引阴部拘急痉挛。

【译文】
伤寒病后因男女交接而发生的阴阳易病,出现身体沉重,气少不足以息,小腹挛急疼痛的症状,甚至牵引阴部挛急疼痛,热气上冲至胸部,头重不能抬起,眼睛发花,膝与小腿肚拘急痉挛,主治宜用烧裈散。

【评析】
本条讲阴阳易的症候和治疗方法。
伤寒是广义的,包括一切外感病而言。病方新愈,男女即行交接,因而产生一系列的病变,如身重,少气,少腹急迫,牵及阴部,膝胫部拘挛痉急,热上冲胸,头重眼花等症状,宜用烧裈散治疗。

烧裈散方
妇人中裈近隐处,取烧作灰。
右一味,水服方寸匕,日三服,小便即利,阴头微肿,此为愈矣。妇人病,取男子裈烧服。

【原文】
大病①差后劳复②者,枳实栀子豉汤主之。

【注释】
①大病:《巢氏病源》:大病者,中风、伤寒、热劳、温疟之类是也。
②劳复:疾病新愈,因劳累而又发的,叫劳复。

【译文】
伤寒大病初愈,因劳累过度而复发,见发热、心烦、脘腹胀满症的,主治用枳实栀子豉汤。

【评析】
本条讲劳复的治法。
大病初愈之后,因正气较虚,或余邪未尽,往往因调摄不当,或劳力过甚,或饮食过多,皆可能导致病症复发,名为劳复。以劳则气上,余热复集,浮越于胸中;或是强食不化,热有所伤,因而病复,出现发热心烦,胸脘窒闷等症,治当清热除烦、宽中行气。如果兼有宿食不化,可酌加大黄以和胃泻实。

枳实栀子豉汤方
枳实三枚(炙)、栀子十四个(擘)、豉一升(绵裹)。
右三味,以清浆水七升,空煮取四升,内枳实、栀子,煮取二升,下豉,更煮五六沸,去滓,温分再服,覆令微似汗。若有宿食者,内大黄如博棋子大五六枚,服之愈。

【原文】
伤寒差以后,更发热,小柴胡汤主之。脉浮者,以汗解之,脉沉实者,以下解之。

【译文】
伤寒病,病已痊愈,又再发热,若兼见少阳脉症的,主治宜用小柴胡汤;若也兼见脉浮的,用发汗法以解表祛邪;若兼见脉沉实有力的,用攻下法去除里实。

【评析】
本条讲瘥后更发热的治法。
外感热病,热退病解后,又再发热,可能因余邪未尽,也可能是复感外邪,要根据脉症具体分析,求得主要病机,然后采用相应的治法。瘥后发热,一般正气较虚而邪不太甚,因而举出具有扶正达邪、和解枢机作用的小柴胡汤为代表方。当然仅是举例而言,所以接着提出了脉浮,以汗解之,脉沉实者,以下解之。脉浮,标志着病势向外,脉沉实,表明里有实滞,然而仅提出宜汗、宜下的治法,却未举出具体方药,这意在示人随症选方,灵活化裁,以避免执方治病。

牡蛎泽泻散方
牡蛎(熬)、泽泻、蜀漆(暖水洗去腥)、葶苈子(熬)、商陆根(熬)、海藻(洗去咸)、栝楼根各等分。
右七味,异捣,下筛为散,更于臼中治之,白饮和服方寸匕,日三服,小便利,止后服。

【原文】
大病差后,喜唾①,久不了了②,胸上有寒,当以丸药温之,宜理中丸。

【注释】
①喜唾(tuò):频频泛吐唾沫。
②久不了了:延绵不断的意思。


【译文】
大病愈后,总爱泛吐唾沫,不能自制,长期迁延不愈的,这是脾虚不能摄津、寒饮停聚胸膈所致,应当用丸药温补,可用理中丸。

【评析】
本条讲瘥后虚寒喜唾的治法。
大病瘥后,病人出现喜唾而久不了了,这是因病后脾胃阳虚,运化失司,饮食精微不得正常输布,而反凝聚成涎唾,上溢于口,源源不绝,所以喜唾,久不了了。理中丸能温中益气驱寒燥湿,中阳得健,津液布化复常,则喜唾自可渐愈。后人经验,本方加益智仁,效果更好。

【原文】
伤寒解后,虚羸①少气,气逆欲吐,竹叶石膏汤主之。

【注释】
①虚羸:虚弱消瘦。

【译文】
伤寒病解以后,身体虚弱消瘦,气息不足,气逆欲吐,用竹叶石膏汤主治。

【评析】
本条讲病后胃热未尽,气液两伤症治。
伤寒病,既能损伤阳气,也能销烁阴液。本条所述是病解之后,气液两伤。津液耗伤,不能滋养形骸,所以身体羸瘦,中气不足,所以少气不足以息,胃阴伤而胃气上逆,所以气逆欲吐,竹叶石膏汤具有清热和胃、益气生津的作用,故为此症的主方。

竹叶石膏汤方
竹叶两把、石膏一斤、半夏半升(洗)、麦门冬一升(去心)、人参三两、甘草二两(炙)、粳米半升。
右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内粳米,煮米熟汤成,去米,温服一升,日三服。


【原文】
病人脉已解①,而日暮微烦,以病新差,人强与谷,脾胃气尚弱,不能消谷,故令微烦,损谷②则愈。

【注释】
沙拐枣①脉已解:病脉已除,脉象正常。
②损谷:控制进食的数量。

【译文】
病人病脉已解,脉呈平和之象,却每于傍晚时分出现轻微的心烦,这是疾病刚愈,脾胃机制还很虚弱,消化力差,由于勉强进食,不能消化的缘故。此时,只须适当减少饮食,疾病则会痊愈。

【评析】
本条讲病解后微烦的机制与调护。
病脉已解,尚见日暮微烦,乃因热病新瘥,脾胃运化之力尚弱,而勉强进食,不能消化,所以发生微烦,不需药物治疗,只要减少食物用量,自可痊愈。

相关热词搜索:张仲景 伤寒论

上一篇:张仲景_伤寒论_辨不可发汗病脉证并治
下一篇:张仲景_伤寒论_辨霍乱病脉证并治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