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溪笔谈_沈括_器用
2017-10-04 20:20:59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三礼图》之误【原文】礼书①所载黄彝,乃画人目为饰,谓之黄目。予游关中,得古铜黄彝,殊不然。其刻画甚繁,大体似缪篆②,又如阑盾间所

《三礼图》之误
【原文】
礼书①所载黄彝,乃画人目为饰,谓之“黄目”。予游关中,得古铜黄彝,殊不然。其刻画甚繁,大体似缪篆②,又如阑盾间所画回波曲水之文③。中间有二目,如大弹丸,突起煌煌然,所谓“黄目”也。视其文,仿佛有牙角口吻之象,或说“黄目”乃自是一物。又予昔年在姑熟王敦④城下土中得一铜钲,刻其底曰“诸葛士全茖鸣钲”。“茖”即古“落”字也,此部落之“落”,“士全”部将名耳。钲中间铸一物,有角,羊头,其身亦如篆文,如今时术士所画符。傍有两字,乃大篆“飞廉”字,篆文亦古怪,则钲间所图盖飞廉也。飞廉,神兽之名。淮南转运使韩持正⑤亦有一钲,所图飞廉及篆字与此亦同。以此验之,则“黄目”疑亦是一物。飞廉之类,其形状如字非字,如画非画,恐古人别有深理。大抵先王之器皆不苟为,昔夏后铸鼎以知神奸⑥,殆亦此类。恨未能深究其理,必有所谓。或曰:《礼图》樽彝皆以木为之,未闻用铜者。此亦未可质,如今人得古铜樽者极多,安得言无?如《礼图》瓮以瓦为之,《左传》却有“瑶瓮”;律以竹为之,晋时舜祠下乃发得玉律。此亦无常法。如蒲谷璧⑦,《礼图》悉作草稼之象,今世人发古冢得蒲璧,乃刻文蓬蓬如蒲花敷时⑧,谷璧如粟粒耳,则《礼图》亦未可为据。

【注释】
①礼书:此指宋初聂崇义奉敕编撰的《三礼图集注》,简称《三礼图》。本条下文所称的《礼图》皆指此书。此书大量采集旧时所传的古器物图绘加以整理增补,然无实物参照,臆测很多,尤其所作新图,十之八九不可依据。
②缪篆:古人所用的一种笔画屈曲缠绕的特殊字体,秦汉以后主要用于印章。沈括此处用以喻指铜器纹饰的繁缛。
③阑盾:同“栏楯”,栏杆。回波曲水之文:即一般所称回旋纹或水波纹。此指刻在宫殿前石陛(阶)上的纹饰。文,同“纹”。
④姑熟:亦作姑孰,今安徽当涂。王敦(266—324):东晋大臣。
⑤韩持正:即韩存中。字持正,颍川(今河南许昌)人。北宋末官至侍郎。
⑥“昔夏后”句:相传夏后氏首领大禹曾铸铜鼎,在上面铸刻鬼神百物,以使民众知道神灵和鬼怪,求福避灾。
⑦璧:扁平而圆形的中间有孔的玉器。
⑧刻文蓬蓬如蒲花敷时:指所刻纹饰茂密像蒲席编织的花纹铺开时的样子。

【译文】
《三礼图》所载录的黄彝这种器物,是画人的眼睛为装饰的,称之为“黄目”。我游历关中时,曾得到一件黄彝古铜器,根本不是这个样子。这件古铜器所刻画的纹饰甚为繁缛,大体上类似屈曲缠绕的缪篆文字,而又如同宫殿前栏杆之间的石陛上所刻画的回旋水波纹。其纹饰中间有两只眼睛,像两个大弹丸,突起于铜器表面,煌煌然发亮,这大概就是所谓“黄目”。看它的纹饰,仿佛还有牙齿、角、口和嘴唇的形象,所以有人说“黄目”可能自是一种动物。我当年又曾在姑熟王敦所建城下的土中得到一件铜钲,其底部刻有“诸葛士全茖鸣钲”的文字。“茖”就是古“落”字,在这里是部落的“落”,“士全”应该就是王敦部将的名字。钲的中间铸有一个动物,有角,头像羊头,身子的线条如同缪篆,就像现今术士所画的符箓。旁边有两个字,是大篆的“飞廉”二字,篆文也很古怪,那么这件钲的中间所铸的图形大约就是飞廉的形象。飞廉是古代相传的一种神兽的名称。淮南转运使韩持正也有一件钲,那上面所铸的飞廉图形和篆字,与我的这一件也相同。据此推论,那么“黄目”也有可能是一种动物。此等飞廉之类,其形状似字非字,似画非画,恐怕古人别有深意。大抵古代先王的礼器都不是随便制作的,从前夏后氏铸鼎以使民知神奸,大概也是这类器物。遗憾的是现在还未能深入研究揭示其中的道理,然而古人这样做一定是有所寓意的。有人说,《三礼图》所画的樽彝都是木制的,没有听说有铜制的。这点也经不起质证,如现在人们获得的古铜樽已经极多,怎么能说古代没有铜制的礼器呢?如《三礼图》中的瓮是陶制的,而《左传》中却有“瑶瓮”(玉制的瓮);律管是竹制的,而晋代在舜祠下便发掘出了玉制的律管。这些也是没有常规的。又如蒲璧和谷璧,《三礼图》都在璧的表面上画几棵草或庄稼的图案作为它们的装饰,而现在世人发掘古墓所得到的蒲璧,却是刻纹茂密像蒲席的编织花纹铺开时的样子,谷璧则不过是璧的表面密排的圆形突起有如米粒而已,可见《三礼图》也未可作为依据。

吴钩
【原文】
唐人诗多有言吴钩者。吴钩,刀名也。刀弯,今南蛮用之,谓之“葛党刀”。

【译文】
唐人诗作多有言及吴钩的。吴钩是刀名。刀是弯的,现在南方一些土著部族还在用,称之为“葛党刀”。

革囊纳声
【原文】
古法以牛革为矢服①,卧则以为枕。取其中虚,附地枕之,数里内有人马声,则皆闻之。盖虚能纳声②也。

【注释】
①矢服:即矢箙(fú),古代装箭的器具,多用皮革或竹子等材料制成。
②纳声:接收声音。

【译文】
古人用牛皮做箭筒,行军睡觉的时候就用它来做枕头。利用箭筒中空的特点,贴紧地面枕在头下,几里以内的地方如果有人马走动的声音,都能听到。这大概是由于中空的东西能够接收声音吧!

神臂弓
【原文】
熙宁中,李定献偏架弩①,似弓而施干镫②。以镫距③地而张之,射三百步,能洞重札④,谓之“神臂弓”,最为利器。李定,本党项羌酋,自投归朝廷,官至防团⑤而死,诸子皆以骁勇雄于西边。

【注释】
次三gōng弩①偏架弩:机械弓的一种。弓架上无箭槽,发射时箭在弓架一边,故名。
②干(ɡàn)镫:犹如铁制的马镫,用脚踩踏以张弓。
③距:亦作“拒”,抵。
④重(chónɡ)札:两层或多层的铠甲。
⑤防团:防御使、团练使的合称。前者高于后者。皆为武臣阶官。

【译文】
熙宁年间,李定向官府进献偏架弩,像一般的弩弓而安装了一种铁镫。用脚踏铁镫抵于地面开弓,箭射出三百步(一百八十丈)远,还能洞穿多层铠甲,当时称之为“神臂弓”,是最厉害的武器。李定本是党项羌族人的酋长,自从投归朝廷,历官至团练使、防御使而去世,他的几个儿子都以骁勇善战称雄于西部边陲。

沈卢、鱼肠
【原文】
古剑有“沈(音“湛”)卢”①、“鱼肠”之名。“沈卢”,谓其湛湛然黑色也。古人以剂钢②为刃,柔铁为茎干,不尔则多断折。剑之钢者,刃多毁缺,“巨阙”是也,故不可纯用剂钢。“鱼肠”,即今蟠钢剑③也,又谓之“松文④”,取诸⑤鱼燔熟,褫⑥去胁,视见其肠,正如今之蟠钢剑文也。

【注释】
①沈卢:“沈”即古“沉”字,“湛”字古读亦如“沉”。卢,黑色。
②剂钢:即今所称合金钢,也就是统称的钢。古人以为这种钢掺入了其他成分(剂),有杂质,不是纯钢,故称“剂钢”。
③蟠钢剑:饰蟠龙纹的钢剑。
④松文:同“松纹”。因松树的皴皮纹似蟠龙,故蟠龙剑又称松文剑。
⑤取诸:取之于。指“鱼肠”之名的取义而言。
⑥褫(chì):剥去。

【译文】
古代的名剑有叫“沈卢”、“鱼肠”的。“沈卢”的意思,是说它的色泽湛湛然又黑又亮。古人以含有杂质的钢为剑刃,以熟铁为剑身,不这样剑就容易折断。用钢铸的剑,剑刃会多有毁缺,古时相传的“巨阙”就是这种剑,所以铸剑不可纯用含有杂质的钢。以“鱼肠”为名的剑,就是现在的蟠钢剑,其名又叫“松文(纹)”;这“鱼肠”的名字是这样来的:把鱼煮熟,剥去它两边的肉,露出它的肠子看一看,就知道其肠正像现在蟠钢剑的花纹。

汉墓石刻壁画
【原文】
济州金乡县①发一古冢,乃汉大司徒朱鲔墓,石壁皆刻人物、祭器、乐架之类。人之衣冠多品②,有如今之幞头者,巾额皆方,悉如今制,但无脚③耳。妇人亦有如今之“垂肩冠”者,如近年所服角冠④,两翼抱面,下垂及肩,略无小异。人情不相远,千余年前冠服已尝如此。其祭器亦有类今之食器者。

【注释】
①金乡县:今属山东。
②品:种类。
③脚:指幞头的垂带。
④角冠:唐代女道士多服一种宽大的白角冠,或下垂及肩,时称“垂肩冠”或“等肩冠”。宋代宫廷妇女曾一度流行用这种冠饰,后被禁止。

【译文】
济州金乡县发掘出一座古墓,是东汉初大司徒朱鲔的墓,墓室的石壁上都刻有人物、祭器、乐架之类的图像。人物的衣冠服饰多种多样,有一种头巾像今天的幞头,头巾的前面都是方形的,完全和今天的式样相同,只是没有垂带。妇人所戴也有像今人所称的“垂肩冠”的,类似近年所服的角冠,两侧的巾布抱着脸面,下垂到肩部,几乎连小小的差异都没有。是知人情相近而不相远,千余年前的冠服已曾是这个样子。墓室图像中的祭器也有类似今天的食器的。

凸面镜
【原文】
古人铸鉴①,鉴大则平②,鉴小则凸③。凡鉴洼④则照人面大,凸则照人面小。小鉴不能全视人面,故令微凸,收人面令小,则鉴虽小而能全纳人面。仍⑤复量⑥鉴之小大,增损高下,常令人面与鉴大小相若。此工之巧智,后人不能造。比⑦得古鉴,皆刮磨令平,此师旷⑧所以伤知音也。

【注释】
①鉴:镜子。古人以青铜铸成镜子,将镜面打磨光亮,用来映照人像。
②鉴大则平:意思是说如果镜子大就把镜面铸成平的。平:将镜面铸成平的。
③鉴小则凸:意思是说如果镜子小就把镜面铸成凸起的。凸:将镜面铸成凸起的。
④鉴洼:镜面向内凹。洼:凹陷。
⑤仍:重复,屡次,文中是“多次”、“反复”的意思。
⑥复量:斟酌,测量,文中指仔细斟酌镜面凹凸高低的情况,以选择一个最为恰当的凹凸高低程度。
⑦比:副词,“接连”、“频频”的意思。
⑧师旷:春秋时晋国著名乐师,字子野,生下来就目盲,善弹琴,辨音能力特别强。

【译文】
古人制作铜镜,镜子大,镜面就平;镜子小,镜面就要凸起。凡是镜子镜面凹陷的,照出的人脸就大;镜面凸起的,照出来的人脸就小。小镜子不能把人的脸部照全,所以让镜面微微凸起,就可把人脸缩小一点全部照出来,那么即使镜子很小也能把人脸全都照出来。(制作时要)反反复复多次测量,试验镜面的大小,调整镜面的凹凸程度,经常做到人脸的大小与镜子照出的形象的大小相配。这是古代工匠的精巧与智慧之处,后代人做不出来。接连有人得到古人所铸的铜镜,结果都刮削打磨把镜面弄平了,这也正是师旷之所以伤感于知音难觅的缘故。

顺天得一钱
【原文】
熙宁中,尝发地得大钱①三十余千文,皆“顺天”、“得一”。当时在庭皆疑古无“得一”年号,莫知何代物。予按《唐书》:史思明②僭号,铸“顺天”、“得一”钱。“顺天”乃其伪年号;“得一”特以名铸钱耳,非年号也。③

【注释】
①大钱:也称“重钱”,指较重的钱,即面额较高的钱。史载史思明所铸大钱,一枚当“开元通宝”一百枚。
②史思明(?—761):唐代安史之乱头目之一。759年自称帝,后被其子所杀。
③杂史记载史思明初铸“得一元宝”钱,旋以部下言“得一”不吉利,又改为“顺天元宝”。其钱在乱平后无用,被收集铸为佛像,而流落民间者尚多。

【译文】
熙宁年间,曾因掘地采集到大钱三十多贯(一贯为一千枚),都是“顺天元宝”和“得一元宝”。当时朝廷诸臣都怀疑古代没有“得一”年号,不知这些钱是哪个朝代的。我检查《唐书》记载:史思明僭越称帝号,铸“顺天”、“得一”钱。“顺天”是史思明伪政权的年号;“得一”只是他所铸钱的称谓,不是年号。

透光镜
【原文】
世有透光鉴①,鉴背有铭文,凡二十字,字极古,莫能读。以鉴承②日光,则背文及二十字,皆透③在屋壁上,了了④分明。人有原⑤其理,以谓铸时薄处先冷,唯背文上差⑥厚,后冷而铜缩多,文虽在背,而鉴面隐然有迹,所以于光中现。余观之,理诚如是。然余家有三鉴,又见他家所藏,皆是一样,文画铭字无纤异者,形制甚古。唯此一样光透,其他鉴虽至薄者皆莫能透。意⑦古人别自有术。

【注释】
①透光鉴:文中指可以在镜面反射日光时把铜镜背面的文字或图案映射出来的一种铜镜,是我国古代人民的发明创造,一般认为西汉时已有制造。考古界把这种铜镜称为透光镜。
②承:接,文中是“对着日光”的意思。
③透:透射,文中是“反射”的意思。
④了了:清楚。
⑤原:推究根源。
⑥差:略微的,比较的。
⑦意:推测,猜想。

【译文】
民间流传一件透光的铜镜,镜的背面有铭文,共二十个字,字体极古老,不能识读。用镜面接太阳光,铜镜背面的花纹及二十个字就都透射在屋壁上,十分清楚分明。有人推究这一现象的道理,以为铸铜镜时,薄的地方先冷,而背面有花纹及文字的地方要厚一些,这些地方冷得慢,铜就收缩得多一些;花纹虽在背面,而在镜面上仍然隐约存留着它们的痕迹,所以在日光照射下就显示出来了。依我所观察,这一现象的原理确实如此。然而我家里有三面铜镜,又曾见到他人家里所藏的一面,都是一个样式,纹饰图画和铭文字体几乎没有丝毫的差异,形制都很古老。而只有这一面能够透光,其他镜子即使最薄的,也都不能透光。我猜想古人可能自有一套特别的制作技术。

弩机矩度
【原文】
予顷年在海州①,人家穿地得一弩机②。其望山③甚长,望山之侧为小矩④,如尺之有分寸。原其意,以目注镞端,以望山之度拟之,准其高下,正用算家勾股法⑤也。《太甲》曰:“往省括于度则释⑥。”疑此乃“度”也。汉陈王宠⑦善弩射,十发十中,中皆同处。其法以“天覆地载,参连为奇,三微三小,三微为经,三小为纬,要在机牙”。其言隐晦难晓,大意“天覆地载”,前后手势耳;“参连为奇”,谓以度视镞,以镞视的,参连如衡⑧,此正是勾股度高深之术也;“三经三纬”,则设之于堋⑨,以志其高下左右耳。予尝设三经三纬,以镞注之,发矢亦十得七八;设度于机,定加密矣。

【注释】
①顷年:近年。海州:今江苏连云港市海州区。
②弩机:弩弓的发射装置。又称“弩牙”。
③望山:弩机的组成部件。在机键的上面,用以瞄准,犹今之“准星”。
④小矩:小型的直角形矩尺。
⑤勾股法:即今所称勾股定理,亦即直角三角形的斜边正方形面积等于其两条直角边正方形面积之和的定理。
⑥省括于度则释:语见《尚书·太甲上》,意谓看准了箭杆的尾端合于瞄准的度数就发射。
⑦陈王宠:即刘宠(?—197)。东汉末陈孝王刘承之子。曾镇压黄巾起义,后为袁术所杀。
⑧衡:平,水平。
⑨堋(pénɡ):设置箭靶的矮墙。也指靶场。

【译文】
我近年在海州,见有户人家挖地得到一件弩机。这弩机的瞄准部件相当长,瞄准部件旁边有一小矩尺,如同普通的有分寸刻度的矩尺。推究其意,是在发射时以眼目注视箭头的端点,用瞄准部件的度数测算发射的角度,以调整箭头的高下,用的正是算术家的勾股法。《尚书·太甲》篇说:“往省括于度则释。”我怀疑这件弩机的小矩尺就是《太甲》篇所说的“度”。汉末陈王刘宠善于弩弓发箭,号称十发十中,并且每次射中的都是同一个靶心。史书记载他的办法是“天覆地载,参连为奇,三微三小,三微为经,三小为纬,要在机牙”。这些话隐晦难以明白,揣测其大意:“天覆地载”,大约不过是指发射时用以指示调整前后高下的手势;“参连为奇”,说的是按瞄准部件的度数注视箭头,通过箭头注视靶的,使瞄准部件、箭头、靶的三者连在同一条水平线上,这正是利用勾股定理测量高下浅深的方法;“三经三纬”,则是设在靶墙上的三条经(纵)线和三条纬(横)线,用来标志箭靶的高低左右。我曾按这办法设置三经三纬,以箭头瞄准,发箭也十中七八;若设刻度于弩机上,那么命中的精密度一定会更高。

青堂羌善锻甲
【原文】
青堂羌①善锻甲,铁色青黑,莹彻可鉴毛发。以麝皮为綇旅之②,柔薄而韧。镇戎军③有一铁甲,椟藏之,相传以为宝器。韩魏公④帅泾原,曾取试之,去之五十步,强弩射之,不能入。尝有一矢贯札⑤,乃是中其钻空⑥,为钻空所刮,铁皆反卷,其坚如此。凡锻甲之法,其始甚厚,不用火,冷锻之,比元⑦厚三分减二乃成。其末留筋头许不锻,隐然如瘊子⑧,欲以验未锻时厚薄,如浚河留土笋⑨也,谓之“瘊子甲”。今人多于甲札之背,隐起伪为瘊子;虽置瘊子,但元非精钢,或以火锻为之,皆无补于用,徒为外饰而已。

【注释】
①青堂羌:亦作“青唐羌”。原为吐蕃族的一支,后据青唐城(在今青海西宁)建立政权。北宋时所称“青唐羌”,实指喃厮啰政权所属的藏人。
②以麝皮为綇旅之:“綇”字不见于字书,疑为“裲”字之误。“裲”即柄裆,即今所称背心。“旅”疑为附着之意。如是,此句意谓以麝皮为背心而缀以甲片。
③镇戎军:行政区划名,治今宁夏固原。
④韩魏公:即韩琦(1008—1075)。北宋宰相。曾为陕西四路经略安抚招讨使。
⑤札:甲片。
⑥钻空:即“钻孔”,为连缀甲片而在其上穿的小孔。
⑦元:今用“原”字。下同。
⑧瘊(hóu)子:俗语,指皮肤上的赘疣。
⑨土笋:竹笋状的立土,即用以标识原地面高度的土柱。

【译文】
青堂羌人善于锻造铠甲,所造铠甲的铁片颜色青黑,晶莹透亮,可以照出毛发。用麝皮做成的背心缀以甲片,柔软轻薄而坚韧。镇戎军有一副铁甲,用木匣收藏着,官员届届相传当做宝器。韩魏公泾原帅时,曾取出做过试验,在五十步(三十丈)开外,用强弩来射它,不能射穿。也曾有一箭穿透了甲片,竟是因为正好射在了甲片的小钻孔上,结果箭头为钻空所刮,铁都反卷起来了,其甲片竟坚硬到如此程度。凡是锻造铠甲,其方法是开始铁片甚厚,不用炉火加高温锻打,而只进行冷锻,直到铁片的厚度比原来减少了三分之二,就算锻成了。甲片的末端留着像筷子头那么大小的一小片不锻打,隐约像个瘊子,这是为了检查铁片未锻打时的厚薄,有如疏浚河道时留些笋状的立土,所以这种铠甲被叫做“瘊子甲”。今人锻甲,多在甲片的背面暗留一个伪做的瘊子;虽留瘊子,但所用质料原非精钢,或由火锻做成,都无补于实用,不过徒为外表的装饰罢了。

折玉钗与玉臂钗
【原文】
朝士黄秉少居长安①,游骊山,值道士理故宫石渠,石下得折玉钗,刻为凤首,已皆破缺,然制作精巧,后人不能为也。郑愚《津阳门诗》云:“破簪碎钿不足拾,金沟浅溜和缨绥。”②非虚语也。予又尝过金陵,人有发六朝陵寝,得古物甚多。予曾见一玉臂钗,两头施转关,可以屈伸令圆,仅于无缝,为九龙绕之,功侔鬼神。世多谓前古民醇,工作率多卤拙,是大不然。古物至巧,正由民醇故也,民醇则百工不苟。后世风俗虽侈,而工之致力不及古人,故物多不精。

【注释】
①黄秉:字里未详,熙宁中曾以驾部员外郎知沼州。
②此处所引郑愚的二句诗,原是描写唐玄宗时宫女浴池的景象的,意思是说:破碎的发簪和珠宝首饰委弃地上都不值得拣拾,在皇宫的水沟中随着浅浅的水溜和冠饰的缨带一起被冲走。金沟,指皇帝宫苑中的水沟。缨绥(ruí),冠饰的垂带。

【译文】
朝廷命官黄秉年轻时居住在长安,有一次游骊山,正碰上一个道士在修治旧时宫殿的石渠,在石头下发现一支折断的玉钗,钗头刻成风首的形状,都已残缺,然而制作的精巧,是后人不能做到的。郑愚的《津阳门诗》说:“破簪碎钿不足拾,金沟浅溜和缨绥。”这话不是虚传的。我又曾路过金陵,见有人发掘六朝君主的陵墓,得到很多古物。我曾看到一支玉臂钗,两头都设置转动机关,可以弯曲、伸直或使之变成圆形的,几乎看不出有缝,而为九条龙所环绕,制作功夫可比鬼斧神工。世人多称往古民风淳朴,手工制作大都粗糙笨拙,其实大不是这么一回事。古器物制造非常精巧,正由于民风淳朴的缘故,民风淳朴则各种手工制作都一丝不苟。后世风俗虽浮华奢侈,而在工艺上的用力不及古人,所以造出来的器物多不精致。

出土古印章多是军中官
【原文】
今人地中得古印章,多是军中官。古之佩章,罢免迁死皆上印绶,得以印绶葬者极稀。土中所得,多是没于行阵者。

【译文】
今人所得地下出土的古印章,多是军中武官的印章。古人佩戴印章,罢免、升迁和死去都要上交印章和系印章的绶带,能以印章和绶带随葬的极少。现在见于地下出土的,多是死于行伍战阵的人所留下的。

唐玉辂
【原文】
大驾玉辂①,唐高宗时造,至今进御。自唐至今,凡三至泰山登封,其他巡幸,莫记其数,至今完壮,乘之安若山岳,以措杯水其上而不摇。庆历中,尝别造玉辂,极天下良工为之,乘之动摇不安,竞废不用。元丰中,复造一辂,尤极工巧,未经进御,方陈于大庭,车屋适坏,遂压而碎,只用唐辂。其稳利坚久,历世不能窥其法。世传有神物护之,若行诸辂之后,则隐然有声。

【注释】
①大驾:古代皇帝车辆的专称。玉辂(lù):用玉石装饰的大车。秦汉以后亦成为皇帝专车的称呼。

【译文】
宫中大驾玉辂,是唐高宗时制造的,至今还供皇上使用。从唐朝到现在,共三次用它东至泰山举行封禅典礼,其他巡视出行,不计其数,而玉辂至今完好结实,乘坐起来安如山岳,放杯水在上面也不会摇动。庆历年间,曾另造一辆玉辂,极尽天下最优秀的工匠手艺制作,乘上去还是摇动不稳定,最后被废弃不用。元丰年间,又造了一辆玉辂,尤其极尽天下工巧之能事,而还没有进献皇上,正陈放在大庭中,恰好车屋倒坏,竟压碎了,只好仍用唐玉辂。唐玉辂的稳定、便利、坚固、耐用,历来都不能搞清楚它所以如此的制造方法。世传有神物保护它,如果让它行在其他车辂之后,就会隐隐约约听到一种奇怪的声响。

【评析】
《笔谈》本卷以“器用”为类名,用现在的术语来表达,即可称为古器物学。卷中所涉及的古器物,包括铜黄彝、铜钲、蒲璧、谷璧、吴钩、矢服、弩机、神臂弓(偏架弓)、沈卢剑、鱼肠剑、凸面镜、钱币、透光镜、有矩弩机、铁甲、玉钗、古印章、玉辂等,大都是作者亲见的实物。古器物学的研究,宋初编制的《三礼图》是不足为据的,所以沈括在本卷第一条即对《三礼图》提出批评,而这种批评以实物为依据,固无可辩驳。北宋古器物学的发展,大致到嘉祐间刘敞作《先秦古器图记》、欧阳修作《集古录》,才开出新局面;元祐间李公麟作《古器图》、吕大临作《考古图》,使这门学问进一步成熟;下至宋徽宗在位时,则宣和殿收藏古铜器达数万件,古器物学也因之一时大盛,并编出了集成式的《宣和博古图》。沈括所记的古器物还有限,但他往往以科学的眼光作观察,别有一番意味,这是不同于普通的描述性考证的。

相关热词搜索:梦溪笔谈 沈括

上一篇:梦溪笔谈_沈括_异事(异疾附)
下一篇:梦溪笔谈_沈括_神奇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